欢迎来访恋爱一生,您身边的恋爱指导!

听听音乐买买东西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 第一次心动的暗恋

第一次心动的暗恋

一个从来没有出过县城的农村来的学习十分刻苦努力的姑娘,是大人们心目中最有‘希望’的孩子。一个学生在十九年的学生生涯里面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的人,来到了省城的大学,当然是父母陪着来的。虽然家中几个孩子,但是作为父母还是对每个孩子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生怕孩子在外受委屈。

莫宁站在宿舍楼中,顿时眼泪就止不住了,父母为自己收拾好宿舍的床铺和柜子,就直接回家了。莫宁站在父母刚刚离开而空无的宿舍,父母在时的热闹和此刻的冷清使得一股非常想跟着父母一起回去的冲动由此溢出,眼眶怎么也抑制不住泪水的迸出,想想自己就要独自一人在这个距离家中三百公里的陌生地方学习的生活,对于初次出远门的莫宁来讲无疑是有些胆怯和紧张的。这时宿舍里进来个人,莫宁赶忙转身擦擦眼泪,虽然伤心但还是不愿被人看到。这个人是莫宁邻床边的,说话口音和莫宁有些相似,一问才知道她家和父亲的爷爷曾出自同一个地方,相同口音的亲切感一下子让两个人拉近彼此间的距离,莫宁不觉中就和她攀谈起来,那人爽朗大方,莫宁觉得自己也不能变得小家子气。然而性格内向和不同的生活环境的原因还是让莫宁显得拘谨了些,回答人家的问题时总是没有人家那么的掷地有声。但这些小心思早被他乡遇故知的感激与喜悦所代替,因为那至少不至于感觉孤身一人的孤独与害怕。

军训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来到,最痛苦的是站军姿,抬头挺胸双腿并拢,中指擦裤缝,前脚开60度,重心位于前脚掌,一站就半个小时,对于过了三个月自由生活长期缺乏锻炼的同学来说无疑是不痛快的,有许多同学因为站军姿晕倒,因为无论是下着大雨,还是烈日炎炎,你都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莫宁一开始不知道用什么来排遣站军姿时的忍不住动的念头,虽然很希望自己能晕倒好休息一下,可恨自己身体好的还根本没有什么晕倒的趋势,有些怨念又有些庆幸,怨念的是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庆幸的是没有那种生病的难受。

在军训中,莫宁听说有一个叫伊远的男生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小城,是真正的老乡。每次想家的时候莫宁想到有一个和自己来到同一个地方的人和自己在一起就不那么的难过了。那种不需要问候,不需要认识,只需要看着就可以抚慰那种独自在外的漂泊感。

中秋节的那天,同寝室的一起去外面吃饭,中途,1号铺的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顿时哭得饭都吃不进去,大家劝解一会儿,有些撑不住的也摸起了眼泪,莫宁

想着第一次吃学校餐厅的米饭,硬的根本咽不下去,吃到肚子里总是有种消化不良的感觉,顿觉难过,还是止住了……

在新生开学典礼上,她终于和那个在军训中一直看着的老乡说话了,经过半个月的军训和接触,心里总算对新的环境刚刚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对新环境的好奇和热情,让每天晚上睡觉前的这段时间成了寝室夜话时间,室友们谈论着自己认识的新同学、哪个社团好、学校的八卦之类的事情,莫宁的内向加上不擅于交际,使得她在这个时间成了一个倾听者,给莫宁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1号室友经常谈到的一位同学,听说那位同学考上大学的时候父亲病逝了,听说那位同学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听说那位同学来报到的时候没有带钱,听说那位同学很早就在学校申请了打扫教室的工作……每次1号带来的关于那位同学的事情都给莫宁的心中都暗暗记下,这些事情在陌宁的心中因为莫宁虽然来自农村,但也是家里公主,受到父母的百般呵护,还想到高三的时候,有次因为想赶做作业打电话给母亲说不回家吃饭,没想到母亲竟然在下课期间亲自把饭送到教室,当时的莫宁还觉得母亲耽误了自己的学习,和那位同学相比,莫宁感觉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对那位同学除了敬佩就是感概,不知道人家为什么敢不带钱就来学校,如果自己是这样的话恐怕只会束手无策。莫宁在聊天中总是在不自觉的的捕捉着那个同学的信息,对他有着好奇和钦佩……

体能测试,这是莫宁和他的第一次碰面,她排在他的后面,一直偷偷的观察着他,在自己陷入沉思的时候,不防他转过身来,眼神相遇的一刹那,她直觉似乎将会和他有一种关系……

莫宁最近陷入了烦恼,本以为自己和室友一起报了乒乓,室友可是根据多方打听,才知道乒乓是最好过的。自己想都没想就跟着室友一起报了乒乓,结果是会打乒乓的好过,不会的而言,就是要从头学起,不知道为什么莫宁觉得自己在乒乓方面真的是没有任何天赋,光是发球就学了两个礼拜都没有学会,想想当初在高中的时候几个好友非要教自己打自己不愿意,现在是愿意也没有人教了。为了学会打乒乓,莫宁可是磨了好久才让室友一起陪她打,几个人来到乒乓台前,结果碰到了他和几个同学也都在那里玩,大家打了招呼之后就一起玩儿,看到他和室友打得那么默契,莫宁只有远远地看着。故事情

晚上辅导员要求到教室上自习,莫宁带着自己比较头疼的高数书来到自习室,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以为不用学习自己最头疼的数学,没想到来到大学还是摆脱不了,竟然是杀千刀的高数,现在的莫宁终于体验到什么是听天书了。最要命的是这门课程占到6个学分,真的是痛苦的折磨。现在的莫宁就在承受着这种折磨,书看了半个钟头,数字还是数字,字母还是字母,天书还是天书,正当莫宁心里放弃的时候听到不远处有人讲着今天课堂的高数作业题,莫宁循着声音,原来是他,他会她不会的乒乓,会她不会的高数,莫宁内心挣扎,在下课最后半个小时终于鼓起勇气向他走去的时候,到了跟前却始终没有勇气开口的勇气,只好和室友打声招呼。

第二天晚自习,她决定和室友一起,希望可以借此和他认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她却听说不少他的事情,看着他和室友那种自然的相处,她坐在旁边,虽然是在看书,但是只有她知道自己一个字没有看进去,耳朵里面听到的都是他和室友说的话……有了一些适应。

她知道室友有他的电话,在一次午休的时候趁着室友不在的功夫她偷偷的翻了室友的电话录中找到了他的电话记下,存在了自己的通讯录里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是看着室友的电话突然想到可以知道他的电话就好像接近他了。

记得那是下雨天,和室友走在出去的路上又遇上了他,和室友打了招呼却只是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刚刚出口的话只好咽在肚子里。她真的有些恨自己的胆怯不就是自己先开口,为什么自己就是开不了口呢?

第一次心动的暗恋

晚自习回去的路上,她和室友走在前面,他和几个人走在后面,室友碰到她们自然要求大家一起走。大家聊的是这几天学院篮球比赛的事情,她总算有了和他开口的话题,你参加篮球比赛了吗?你说呢?我们班级的结果怎么样,调侃语气因为你没有加油,咱们班输了。我被辅导员叫去……那你为什么不参加?我还没有练会,我们每天晚上都去练。晚上练投篮,你们能看得见吗?要不你来陪我练吧?我看不见,哦不,我不感兴趣。你可以帮我捡球啊!当天和他第一次说话,莫宁觉得开心极了,刚刚回到寝室就把和他聊的话记在了自己的本子上。

莫宁参加了学校一个社团,社团成员见面会,莫宁看到了同系那个第一名,莫宁觉得真是尴尬,说来话长,可能因为第一名在开学典礼上是院里唯一个得了鼓励奖的同学,而且当时的莫宁对比自己成绩好的同学多了些关注,在寝室夜话里提到的比较多,结果成了她和第一名流言的始端,现在报了社团居然也和第一名在一起,那不是又多了一条让她们无聊的话题了吗。莫宁当时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只希望那个什么会赶快完,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希望这样,现实就越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偏偏第一名同学和自己挨着,莫宁只好拿着电话假装忙,看到新存入的号码,她知道是他,于是就这样发出去和他第一条信息,在干吗?你是?当然是新同学?哪位?和你说过话的?到底哪位?晚自习那个不说话的。你在哪里。在开会,是社团。好像室友把我的英语作业给你看了。你英语不错。谢谢。你是XX。你说是就是吧。……莫宁就这样聊到回寝室,然后到睡觉。

第二天晚自习,莫宁在座位上看书,桌面被敲了敲,昨天的信息是你发的吧?你说呢?我回。室友的到来打断了她和他,他和室友坐在一起,做着作业,下课期间,她来到室友跟前想拿回作业,顺便讨论她不会的题,室友推出了他的作业,她正准备拿着看时,被他后面举了起来,她顿觉又气又窘,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虽然自己在短信里和他聊得比较自然,但真正面对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这让她陷入自卑和苦恼,偏偏室友本就是个活泼开朗的人,和他那么聊得来。

“你这么能说,看人家多安静”他指着莫宁。“人家不喜欢说话。”莫宁很想说不是不喜欢说话,二十没有勇气和你说话,你不要只看表面事实不是这样的,我多想和你说话呀……

可以请教你个数学问题吗?是作业那道。那道我还没算,明天自习给你讲。会不会嫌我麻烦?为什么这么问?本可以直接自习问你的,又怕室友在,自己的基础真的很差,怕被笑话。我的也不是很好。总比我好,我是听天书的感觉。那明天你可以来早点。真的吗?那谢谢。我明天给你电话好了。好的。

第二天,接到他的电话,莫宁迫不及待奔向自习室……

军训过后正式开始上课,大学里的课程和高中相比简直就是轻松至极,晚上没有晚自习、早上不用6点半就到校,周六周日不用上课,无论什么节日不打折的按时放假,这种空闲的日子对于刚刚浴血奋战高三后考进大学的同学来说真是有种闲的发慌。闲暇时光里活力四射的新生们忙着奔波于各种社团、老乡会之类的组织,大学校园里什么新鲜事、流行语也纷纷不拉的传入莫宁寝室中。其中关于逃课“必修选逃、选修必逃”,寝室里胆子大的刘丹发誓以撺掇大家一起逃课为己任,那天是大课军事理论,整个寝室不约而同的都没有去上课,然而没多久辅导员就上来寝室抓人。第一次逃课就被抓而且是寝室集体被抓真是倒霉透顶了。记得那天早上是军事理论课,莫宁其实准备去上课,室友们都还赖在床上不准备起床的样子,有人看到莫宁起床就让莫宁帮大家点个到,莫宁想自己一个人点六个人肯定不行,最后也报着侥幸的心理,没去。没想到莫宁刚刚洗漱完准备回寝室,就来了辅导员检查,这让莫宁紧张不已。被辅导员质问时准备蒙混过关,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当场就被辅导员给骂得狗血淋头,最后全寝室人被叫到办公室,一个一个挨着教训。莫宁和6号室友严重处罚写5千字的检查。爱情故事

那时的莫宁连不上学的心都有了,当初重点大学的分数因为自己的报考失误来到一个差了好几个档次的学校,莫宁不想在回去补习,那样对于敏感骄傲的她是无法容忍的一件事情。当从小到大从来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突然来到办公室因为逃课被辅导员和主任两次训斥,事后的莫宁追悔莫及,想到如果父母知道自己在学校真实情况,羞耻和自责充斥脑海,眼睛都哭肿了,莫宁有些唾弃自己,羞愧到不敢见人,因为328寝室集体逃课一早上已经在班级里人尽皆知,一天的课几乎没有听进去,上课时头也不敢抬,总感觉到大家知道那个逃课的是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一到下课第一个冲出教室,好像后面有人追着。

晚上,大家都睡下了,莫宁睡不着,如果回去补习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考个更好的学校呢?正在想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他,这是他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她有些犹豫,这时的铃声让她觉得有些刺耳。莫宁接了起来,今天听说你们寝室被抓了,看你自习上好像哭了,其实没有什么的。以后注意一下就好了。不想上课就不去,但是你可以到图书馆,也不要老哭了,那只会对自己不好,是最划不来,你伤心时可以找到你最好的朋友聊聊天!我们不管啥时候都要乐观面对一切,这样快乐才会伴你一生!好好睡一觉吧,醒来就会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

莫宁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他会来安慰她。在异乡受挫时意想不到的安慰温暖在心坎里,让伤心有些释怀同时对他怀有感激……

莫宁每天多了一件事情去做,那就是发短信。这天洗漱毕躺在床上,心里有个事纠结,希望和他有进一步的关系,怕他拒绝。编辑好了信息,迟迟不敢按下那个发出键。他会不会嫌她多事,或被打扰了。拒绝就拒绝,反正不是当面,不用怕尴尬。迟迟不按就是怕被拒绝,怎么办?哎……“莫宁,你到底谁不睡?不要老是摇床了好吗?”莫宁这下是不敢再动一下了,看看时间,快12点,这么个问题纠结1个小时,自己真实太磨叽了,不就是拒绝,又不是,以后不和他聊就好了吗?呼口气,重新编辑:[明天我想去网吧下个电影,你有时间吗?没有就当我没说。]接下来就是等待了。可是,怎么没有回音,难道是无声的拒绝吗?早知道没戏就……还是算了吧,'叮叮……'[好啊。]真的,莫宁的心理开心极了,人家那么爽快就答应了。

第二天,带着姐姐给寄来的MP4她早早出发,校园路上远远看到他和一个人在说话,他看到她了,似乎有些拘谨,其实她的内心早就有些慌乱了,远远没有短信里言语间的淡定。路上,他和她聊天,她很腼腆,她说着她姐,说着自己高中的事情,他听着,偶尔也谈谈自己的事情。不知不觉就放松许多。他带她来到异域风情,其实对于莫宁自己来说,上网还是有些陌生的,以前总听说谁谁谁沉迷网络,对于自己来说好像根本不存在那样的事情。偶尔偷偷看看他在看血腥片,她直觉那些东西有些恶心,想自己其实并不了解他。回去的时候他给她的MP4里面下了一部电影,两人聊到来到学校,原来都是志愿的问题,他还劝她要向前看,既来之则安之……

快到体育考试,她找他帮忙打乒乓,被他室友看到,起哄一番,他考虑到她不会打总是耐心地配合着她,种种细微的照顾让她感觉到他是个闪亮细心的人,她感觉到呵护的幸福。

[谢谢你陪我练习乒乓,这真是我的老大难,还要多麻烦你几次][不用客气]

寝室夜话上她告诉室友找他练习,聊了关于他的好,结果第二天她和室友一起打乒乓被室友取笑说他来了,结果她信以为真,成了她们取笑的对象,这样的心情让她感到不安,她是喜欢上他了吗?为什么有困难总会想到他,为什么每天回想他在干什

高中时同学也会帮自己忙的,为什么到大学两个人只要走近一些就是谈恋爱,她只是觉得他是个让自己敬佩的人,因为他是个坚强的人,对于他的家庭情况同情,难道是喜欢,她不相信。

莫宁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疏远,她的短信他不会了条条必回,他从来都是被动的,而且自己在联系乒乓的时候他路过时并没有和她打招呼,晚自习也会坐在离自己比较远的位置。这是刻意的躲避,这让她感到自己受他讨厌的,有些厌弃自己。

她在短信里问他是不是有些烦她,他说没有。但是可以保持距离的行为还是继续着,她陷入了烦恼……

考乒乓的前一天晚上他来了短信[小屁孩儿,乒乓练习的怎么样?][多谢耽误时间关心][我又咋了?我问一下难道有错吗?][我错了,不打扰您了可以吗][我错了,我道歉还不行吗?]

她被他关系,其实心里早没那么生气了,早忘记前段时间他对她的疏远。

寒假回家的前一天晚上:

我不放心你呀,要不我陪你回家

你有意思吗

那车钱我自己掏,我也不住你家,就住宾馆,你们那儿房子贵吗?

你有意思吗?明天早走,你还是早点睡吧。

好,那你早点睡。

放假回去,惯性让莫宁和他发短信,这让莫宁直觉他是喜欢自己的,新学期开学后,她一直等待他主动找她,而他却没有,她给他发短信,他没回,她着急了,但是面上还是装作没什么事。那天早上上课路上,和室友走在前面,突然听到有人叫着他的名字,转过去时候,她嘴里含着刚吃进去的食物,这让她有些狼狈,原来是他的室友,她瞪了她一眼,结果惹来更大的笑声,她不知道怎样掩饰自己的羞窘,拉着室友快步就走……晚上就收到他的信息[你咋突然变可爱了?]她没有理会,结果他又回了许多,说自己拒她于千里之外希望她可以原谅他学校集体组织大一的新生去附近的旅游景点免费参观,下午的时候大家在校园的广场上集合,莫宁班级按照学号排,莫宁和嗲妹室友和他排在不远处,事实上嗲妹室友和他认识的比莫宁早,所以他两比较熟悉,嗲妹室友是一个比较活泼外向的女生,开学不多久就把新同学认识了个七七八八,这七七八八里当然包括他,在寝室就向嗲妹就表示过对他的好感,现在站在队伍里,嗲妹的长处开始发挥作用了,叽叽喳喳地和周围的同学打成一片,当然也包括和她们挨的近的他,两人似乎有聊不完的话,后边的和莫宁一起的老乡有些看不下去,彼此之间的默契眼神交换,最后都一致投向嗲妹,大家有些想笑又不好意思硬是憋着。

莫宁这样不善于交际的内向型女生当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男生那么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内心有多大的汹涌但是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少女的脆弱自尊的心让莫宁更加显得沉默,不是不失落的,看着曾经关心过自己的男生和别的女生那么亲近。莫宁没有办法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将自己心里的意思表达出来,只有对自己懊恼和生气,为什么不够勇敢。想起梁静茹的勇气,爱有时候真的需要勇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话题似乎扯到了莫宁的身上,嗲妹似乎有意将他和莫宁联系在一起而调侃,莫宁对于能够和他有一丝关系心里有些小窃喜,反观他,却避之不及的一次次及时撇清。莫宁外表不动声色其实内心已经焦躁不安,不明白为什么短信里彼此坦然此时却这样,莫宁很想问一问问什么?

老师把注意事项及集合时间告诉大家之后就让同学们自由参观。莫宁和寝室的几个同学一起,他和他们寝室一起。莫宁参观的有些心不在焉,她在等待一个可以和他单独说话的契机,在一号参观厅与他碰到,莫宁想这也许是老天给她的一次机会,正准备走上前时,“呀,你们已经参观完了?!我们才正好进去呢?”嗲妹率先开了口。“我们从那边进来,你们参观完之后直接从4号门出去就可以进到另一个参观厅了。”这是他与嗲妹室友说的,并没有看莫宁一眼,说完就快步跟上同伴儿,唯一的说话机会在他的闪躲和自己缺乏勇气中丢失。后来的莫宁再也没有找到和他说话的机会。

这样无声的躲避对于没有吃过苦受过气被父母娇生惯养的女孩子来说可谓是极大的打击。因为她没有室友皮肤白没有室友漂亮吗?还是没有嗲妹的嗲,这种天然的东西她没有,性格没有嗲妹开朗,可是为什么不在短信里说明,为什么还回她的信息,让她有这种他默认了她的行为的错觉,这就是他的答案吗?用行动让自己认清他的态度,这种无声的拒绝似利刃刺痛了莫宁的心……。她不好意思了,心里原谅了他。

他的话真的不能信,他又疏远她了,而且越来越冷淡,她试探他,他也不回,但是她总是能看到室友和他通话,难道他喜欢的是室友,但是他可以明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快乐短暂即逝,而痛苦远远留在心里。她决定向他表白自己的心,她姐来看她的那天晚上,她给他打电话,希望他可以来,她说如果他不来他就和她是陌路人,这是她下的赌注,如果失败,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她在约定的那个地方等他,给他打电话,他还是不来的意思,她再给他打的时候他竟然关机,难道自己在他的心里一点分量没有,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多情吗?她不相信,她不相信难道那些对她的关心,对她的帮助是假的吗?电话响了,她高兴,他还是在乎她的,可是为什么,问什么是室友的,她接了起来,是他让室友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去。她从来没有这样感到屈辱过,她走之前告诉室友不回去了,她站在这里有些进退维谷,她恨不得自己变成空气,那样就不会让人感觉自己感觉光着身子暴露在众人之下的那种羞愤。她疾步跑回寝室,室友们就这样看着她,经常和她通话的室友说他告诉她不会来的。她低下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她在找自己的钱包,“我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她跑了,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奋力奔跑,她不知道怎样来宣泄此刻的心情,她哭不出来,他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他,她不想接,她的心和此时的铃声一样非常乱,她当然知道他这么着急找她是因为要确认自己没事,她心里有一丝暖意,原来他是有那么一点点在乎他的,但这暖意很快就被无边的羞窘和沮丧,尴尬和恼羞所吞噬!她不知道以后要怎样坦然的面对他,面对知道这件事情的室友们,那原本自己在心里建设的防线在遇到现实的打击后早就不堪一击,对于性格内向又有些胆怯她来说,那内心深处最隐藏的秘密,就这样被自己抖出来,而以后的见面她要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

她感觉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自以为是,平日与他的短信里的内容她一遍遍在脑海里回忆,每一句对她来说都弥足珍贵,在这样日积月累中她对于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脑海里总是想着能多跟着他聊,因为这让她感觉到欢乐,这种来自家人以外的甜密分享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片阳光灿烂,每每看到他关心的短信是那样的温馨,然而此时却是极大的讽刺和嘲笑……

自己一片炽热的心就这样被迅速冷却,她慢慢地停下脚步,不知道要去哪里,现在是晚上11点,如果再不回去寝室门就要关了,但是她不想回去,那样会让她无所遁形,想到她再也没有那样甜蜜的美好了,她听着铃声,此刻自己是那样的难堪,她试着按下接听键,他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这样跑出去是怎么回事,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你室友都很着急……啪,莫宁干脆关了电话,原来这就是自己喜欢的,原来不是自己喜欢的都不是那么重要,只是自己自作自受而已。原来他还可以那样一个冷地对待她,原来她什么都不是……



欢迎关注微博恋爱一生 爱情故事,恋爱技巧,恋爱心理,礼物推荐,让您在爱情道路上少走弯路,您身边的恋爱指导!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恋爱一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xrfan.cn/post/349.html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推荐内容
标签列表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